甘肅兩大學生南京頂崗實習期間酒店內燒炭自殺 死者為同班男女學生 女生生前多次貸款謊稱給男生母親治病

瀟湘新聞 2020-10-20 檢舉

近日,家住甘肅省白銀市的薛守國向瀟湘晨報記者反映,其女兒薛某某在熊貓電子集團頂崗實習期間,與同班同學陳某某在工廠不遠處的一家酒店內燒炭自殺。事發后,學校和工廠相互推卸責任,家長至今不知具體自殺原因。

薛守國稱,女兒和同學陳某某都是蘭州石化職業技術學院的大三學生,今年七月份經學校安排到熊貓電子集團頂崗實習。10月5日,兩人從工廠外出,一直未歸,10月10日下午,自己接到江蘇南京景煌勞務公司的電話,被告知女兒已經死亡。

瀟湘晨報記者詢問后得知,死者薛某某,女,2000年生,陳某某,男,1998年生。兩人同為甘肅省白銀市靖遠縣人,在蘭州石化職業技術學院信息處理與控制工程學院讀大三,為同班同學。

薛守國介紹,從今年三月起,他多次收到來自不同平臺的催債電話。第一次收到催債電話時,女兒薛某某謊稱貸款是為了給同學陳某某母親治病;六月份,薛某某再次瞞著家里向舅舅借錢,謊稱專升本;七月份,其再次告訴薛父,自己在某貸款平臺上借了8000元,收到了催債電話,薛父追問貸款作何用,但薛某某并未告知,薛父無奈向親戚朋友借錢幫女兒還上了貸款。

出事后,和陳某某父親見到面,薛父才得知,陳某某生前也曾多次跟家里要錢,前后要了十來萬,同樣未告知家里要錢作何用。(記者就此詢問陳某某父親陳啟雄,對方否認陳某某曾找家里要過十多萬)。但薛父可以肯定的是,女兒第一次貸款時說給陳某某母親看病,也是說謊。而學校派來的一名黃姓工作人員告訴兩位父親,薛某某和陳某某還向一同實習的另外五人借了17500元.....

薛父和陳父告知記者:兩名孩子都在10月5日與家人通話,報平安,讓家人不用擔心。

瀟湘晨報記者致電蘭州石化職業技術學院,一名負責給死者家屬在蘭州安排住宿的張姓領導稱,確有此事,兩人曾留下一封遺書,但警方只肯給家長看,學校未能見到,也沒能看到尸體。由于自己剛調來一個月,并不了解其他情況,但學校正在積極配合南京警方調查。

甘肅兩大學生南京頂崗實習期間酒店內燒炭自殺 死者為同班男女學生 女生生前多次貸款謊稱給男生母親治病

死者薛某某(左)和陳某某(右) 圖/受訪者提供

以下是瀟湘晨報記者和死者薛某某父親的對話

【1】同班男女同學酒店燒炭自殺身亡

瀟湘晨報:您是何時得知這件事情的?

薛守國:10月10日下午,我們家長接到江蘇南京景煌勞務公司的電話,告知我女兒身亡了,還要走了女兒班主任的電話。剛開始我以為是詐騙,就聯系學校,學校含糊其詞,只說女兒失蹤了。我們連夜趕到南京,從警方處得知女兒燒炭自殺身亡,法醫說是一氧化碳中毒身亡。

瀟湘晨報:他們有留下什么東西嗎?

薛守國:有一封遺書,警方給我們看了,沒有署名和日期,警方鑒定是陳某某寫的,沒寫為什么自殺,只寫覺得生活太累了,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瀟湘晨報:手機呢?

薛守國:我和陳某某的父親至今也沒看到孩子的手機,警方說手機有密碼,打不開,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內容,現在手機還在公安局里,只告知我們法醫鑒定這是自殺行為,不是刑事案件,不予立案,不知道還會不會查。其他的遺物都在南京的警方那邊,我們也沒能見到。

瀟湘晨報:薛某某和陳某某是什么關系?

薛守國:兩個小孩都是白銀市靖遠縣的,又是同班同學,我也是今年三月份女兒說貸款借錢給陳某某時才知道有這個人,不知道兩個人是不是在處對象。

【2】父親多次收到催債電話 女孩曾謊稱給男孩母親治病

瀟湘晨報:您女兒自殺之前有什么不一樣的嗎?

薛守國:有過幾次貸款。三月份,女兒在家上網課時,拿她母親手機貸了兩千九百塊錢,催債電話打到我手機上時,我才得知她貸了款。她自己有兩千多,湊著五千塊錢還了。我問她貸款是作什么用,她說借給陳某某母親看病。我打電話給陳某某,他說自己母親確實是生病了,我也沒多想,他們也有隱私,小孩孝順,借就借了,也可能他們在處對象,這是我分析的。沒想到三月份又收到一次電話,也是三千塊錢,問她也不說,沒辦法我當時就直接還了錢。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