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行殺害楊虎城的國軍老兵,懺悔中救19名革命志士,89歲去世

路生觀史 2020-12-11 檢舉

有一句話叫他人即地獄。不能說這句話很邪惡,現實的情況是,人,在很多時候是把握不了自己的命運的。所以,當被邪惡地操控了,那個地獄也就形成了。因此,如何把握自己的命運比命運如何更重要。

執行殺害楊虎城的國軍老兵,懺悔中救19名革命志士,89歲去世

我們首先來看這張照片。

這張照片最初出現在《華商報》,有一行文字說明:2006年4月,楊瀚專程來到河南省漯河市與楊欽典見面。

照片上只有楊虎城之孫楊瀚和當年執行殺害楊虎城參與者之一的楊欽典。

楊瀚很平靜,坐得也很筆挺。楊欽典就不是這樣的了,他哭了,用手在抹眼淚。

通過照片人們不難看到,楊欽典已經很老了,頭發和眉毛都有些白了;也是通過照片,人們可以看到,楊欽典生活得并不十分富裕:窗臺上放著一個老舊的木匣子,還有用過的洗頭膏之類的東西,前面還有一塊木板,像是用來讓孩子們學寫字的,上面被用粉筆畫了個亂七八糟。

執行殺害楊虎城的國軍老兵,懺悔中救19名革命志士,89歲去世

執行殺害楊虎城的國軍老兵,懺悔中救19名革命志士,89歲去世

兩人的會面與對話就在楊欽典家的院子里,楊欽典家的窗戶底下。

據說,對話非常簡單。

楊欽典說:“那時候,我只是一個當兵的……”

楊瀚說:“我來只是找歷史,祝你能活到110歲。”

在楊瀚的這句話里,人們能聽出,當時楊欽典的身體已經不行了,而楊瀚還給他帶來了一些陜西的特產。歷史在那一刻里變成讓人可以感受到疼痛的心酸,以及被時間明朗了認知的寬容的溫暖。聽了楊瀚的祝福,楊欽典說:“謝謝你還能來看我……”

后來,這張照片當然是被發在了報紙上,編輯在照片上做了一些特效的處理,用楊瀚的筆跡代替了孩子們亂畫下的那些字。照片還被取了一個標題:楊虎城之孫河南見“仇人”。仇人是被打了引號的,既有表示特殊的含義,也突出著強調。也就是說,這兩個人并不是仇人,但復雜的經歷讓他們之間的關系又只能用帶引號的仇人來表述。

執行殺害楊虎城的國軍老兵,懺悔中救19名革命志士,89歲去世

在此,分明能推出楊欽典的簡歷了,但我卻留意到當年報道中的一個細節:家人告訴楊欽典,楊瀚要來訪,但楊瀚都到了自家的院子里,楊欽典還遲遲沒有出屋。記者說,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出門,很高,很瘦,有些搖搖晃晃的樣子。還說,楊欽典年輕時可能更高。

楊欽典(1918—2007),男,漢族,1918年出生于河南省郾城縣(今屬漯河市源匯區)大劉鎮周莊村的一個貧農家庭。1940年4月考入胡宗南辦的西安軍校七分校教導團;1942被分到胡宗南部的一個騎兵部隊,成為一名騎兵,期間被蔣介石挑選為警衛團的警衛;不久,楊欽典又從西安調防到四川,被分配到交警總隊特務隊任班長,并一度擔任宋子文、孔祥熙等國民黨政要的安全警衛。

我要說的是,通過這段簡歷,人們不難分析出,楊欽典年輕的時候,很高大,也很有力氣,甚至會一些武術,軍人素質不錯。而且,長相應該很不錯,要不他做不了那幾個“大人物”的安全警衛。這應該是必然的。但是,1948年,楊欽典卻被派到歌樂山集中營內擔任白公館看守班班長,負責看守關押在白公館內的重要“犯人”。

執行殺害楊虎城的國軍老兵,懺悔中救19名革命志士,89歲去世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