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情侶實習期間在酒店燒炭自殺:女方曾為男方網貸,家屬質疑學校和公司存在管理問題

底稿 2020-10-19 檢舉

封面新聞記者 宋瀟 羅軒 劉虎

10月19日,距離兒子陳宇自殺已經過去整整13天。陳東還是沒搞明白,好好在外地實習的兒子,當天還給自己視頻報過平安,怎么就出事了?

陳宇和薛紅是甘肅老鄉,一起就讀于蘭州石化職業技術學院,后被安排到位于南京的中國電子熊貓集團頂崗實習。10月6日,他們在離實習公司不遠的一家酒店內燒炭自殺,雙雙身亡。

事發后,雙方父母梳理發現,陳薛二人系戀人關系。戀愛期間,薛紅曾為陳宇網貸,還因此問過父母要錢。“但兩人自殺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家屬認為,兩人自殺原因存疑,同時質疑學校、用工單位、勞務公司均存在管理問題。

目前,警方初步認定兩人系自殺,并未立案,學校與雙方家屬仍在協商處理此事。

大三情侶實習期間在酒店燒炭自殺:女方曾為男方網貸,家屬質疑學校和公司存在管理問題

薛紅

事發:大三學生實習期間 在酒店燒炭自殺

薛紅家在甘肅白銀市靖遠縣興隆鄉一個普通鄉村,在父親薛濤眼中,今年剛讀大三的她,算是比較“規矩”的孩子。

今年7月,薛紅被安排到江蘇一家企業進行實習,家屬對她要去的實習地點、實習內容并不清楚,他們只是聽說,薛紅被安排實習的地方,第一個月工資能拿到5000元,實習第二個月之后拿到7000元。“合同在學校那里,我們手上沒有。”薛濤說,本身家里的經濟條件并不好,屬于貧困家庭,孩子上大學后,能夠謀得一份工作,算是給家里減輕了不少負擔。

可意外卻悄然而至。10月5日,薛紅從工廠外出,一直未歸,但薛濤并不知道這個消息,學校和孩子實習的工廠,也沒有通知他。

10月10日下午,他又接到一個自稱江蘇南京景煌勞務公司的電話。“說孩子已經死了。”這個消息對薛濤有如晴天霹靂一般,他懷疑是不是詐騙電話,便給學校打電話核實這個信息,在校方處,他得知孩子確實失蹤了的消息,但是否死亡并不清楚。

隨后,薛濤和陳宇的父親陳東一起,兩家人前往南京進行確認,直到在殯儀館看到兩人的尸體后,他們這才確信孩子死亡。當地派出所民警告訴他們,兩個孩子被發現時,是在一處酒店燒木炭自殺,排除了刑事案件可能。

但家屬不明白的是,為何好端端的兩個學生,會離開工廠在酒店自殺?學校和工廠又為何沒有在孩子失蹤時告知家長?

大三情侶實習期間在酒店燒炭自殺:女方曾為男方網貸,家屬質疑學校和公司存在管理問題

陳東手機上留存的兒子陳宇照片

調查:兩人為戀人關系 女方曾為男方網貸

對于家屬的疑問,學校曾表示,學生是委托給廠方在管理,由廠方給學生發放工資,此事應是由廠方負責,“它們(指學校)也不承認在安排學生頂崗實習時,是通過勞務第三方公司。”

薛濤說,關于兩個孩子為何會自殺,至今家屬并不清楚,但薛紅生前的一些事情,卻令他有所思忖。他告訴記者,在今年3月份之前,他曾在薛紅手機上看到一些網絡貸款的還款信息,金額為2800元,他就追問女兒,這是怎么回事。

一開始,薛紅并沒有告訴父親實情,謊稱是陳宇的母親生病了需要治療,所以從網上貸款。

而這之后,薛濤又幫她還了一筆7000多元的貸款,但最終欠款多少以及是否還清,他并不清楚。薛濤說,他在女兒自殺后,才從其它實習的同學口中得知,兩個孩子是戀愛關系。

然而,10月19日,記者與陳宇父親陳東取得聯系時,卻得到了不同的說法。陳東說,他從未聽說過兩個孩子是戀愛關系,陳宇母親從未生過大病,“我們家雖然很貧窮,但我老婆是慢性病,不是很嚴重,不需要花太多錢,陳宇是小兒子,在學校其實挺規矩的。”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